近日,河南省濮陽市清豐縣一條引黃灌渠——第三濮清南,由於污染嚴重,成了滿河都是黑水的“機油河”。村民的百餘畝蓮藕也因澆了該渠的水而受損嚴重,近乎絕收。污染事故已發生一個多月,市縣兩級環保部門還未找到污染源,這條原本用於灌溉的水渠上也沒有水質監測站。
  渠水受污致30多畝蓮藕絕收
  22日,記者在清豐縣陽邵鄉西志平村的藕田裡看到,一大片本應該綠油油的藕田卻是光禿禿的,沙土地上已經枯萎的蓮葉和藕稈粘在地上,這裡10餘戶村民種的百餘畝蓮藕因為澆了受污染的水而損失嚴重,其中30多畝絕收,其餘90多畝損失過半。
  村民孔海元家受損失最為嚴重,他的10畝蓮藕幾乎絕收,損失近6萬元。在他家的幾塊蓮藕地里沒有一片青葉子,他隨手挖出了一塊蓮藕掰開,本來白色的蓮藕已經發紅,發芽的地方已經腐爛,“根都壞了,不可能活過來了。”而在沒有絕收的藕田裡,藕葉稀稀疏疏。
  在緊挨著蓮藕地的被稱為第三濮清南的引黃灌渠里,滿河都是黑水,水面靠岸的部分有棕色泡沫漂浮,並散髮著臭氣,村民稱之為“機油河”,綿延幾公里,已持續一個月。
  村民們說,清明節前後他們將藕種上,共用河水澆了三次水,澆水時河水還很清澈,前兩次澆水沒問題,最後一次在4月10日左右,澆完水五六天后本來青青的藕葉就開始枯萎,然後死掉,這時,旁邊水渠的水開始變黑,他們遂向環保部門舉報。
  陽邵鄉政府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經農業專家的檢驗,這些蓮藕枯萎跟用受污染的水澆灌有直接關係。接群眾舉報後,鄉政府調集2台泵抽井水灌溉,目前一部分蓮藕已經恢復生長,絕收的30多畝也在採取措施凈化土壤。另外,所有受損的藕田都會以每畝1500元補償給農戶,以減少他們的損失。
  環保局稱疑為罐車傾倒污水
  根據村民的指引,記者在離藕田上游約4公里的地方發現一個直徑約20釐米的排水口,這個排水口與附近村子一個叫春天紡織有限公司的企業相連,村民們稱之前見到過這個口向外排污水,因此懷疑是這個企業的污水污染了水渠。這是一個小作坊式的毛巾生產企業,在一個有四間瓦房的農家小院里,很隱蔽。目前該廠已被關閉,機器和排污口也被拆除。
  清豐縣環保局副局長邵順澤說,4月24日,他們接到群眾舉報就立即到這條河裡調查、檢測,當時這條河在整個清豐縣境內都受到了污染,這個排污口在下游,他們在離該排污口上游十幾公里的韓村橋取樣檢測,發現其化學需氧量(COD)和氨氮含量比下游含量高,說明上游污染更嚴重。
  邵順澤說,當時發現這個排污口時,它還在緩慢排污。“我們接了幾分鐘才接了一瓢水,經檢測發現這些水的指標比河裡的指標低,但也超標了,所以我們關閉了該企業並拆除了生產設備。”另外,該企業的規模和產量都很小,根本不可能把整條河都污染了。
  清豐縣環保局稱,未發現有別的排污口,所以基本排除偷排造成的污染。懷疑是有人在夜間利用大罐車向河裡傾倒污水,因為以前曾發現過這種情況。
  邵順澤說,濮陽位於河北、山東、河南的交界地帶,以前不止一次查處過從河北或山東過來的罐車或廢物車往這條河傾倒污染物的案件。
  灌渠入口無監測站難預警
  據瞭解,第三濮清南是當地的引黃灌溉工程,附近許多農田都是依靠該灌渠進行灌溉,但由於沒有水質監測站,造成一方面無法及時發現污染做出預警,另一方面責任無法劃清,相互推責的現象。
  據濮陽市環保局介紹,該灌渠在清豐縣上游建有大壩,大壩上游沒有受到污染,而大壩到清豐縣這一段沒有工業排污企業,所以不能斷定污染源在這一段。
  而清豐縣環保局則稱,在群眾舉報時,清豐縣上游的水質已受到污染,所以污染源很可能在上游,但在該縣的入口處沒有監測站,沒法確定污染界限。
  頻頻受到污染的灌溉河流為什麼不設置自動水質監測站呢?濮陽市環保局稱,設置水質監測站由省環保廳規劃,要省環保廳批准才能建。
  據新華社電  (原標題:引黃灌渠成了“機油河”)
創作者介紹

原木傢俱

yv98yvmtj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